Search
首页 >钧瓷征文



【钧瓷征文】钧瓷里的人情世故

发布时间:2020-04-02     作者:管理员






来而不往非礼也。
来往走动之间,必有礼品相送。大至邦国相交,小到邻里人情,选取礼物,都非常讲究。礼物价格高低不重要,须得对路应景。天价之物,人不喜欢,也是白搭。一些巧小物件,合了心意,照样办大事。
钧瓷在宋代,是宫廷御瓷,有官窑专门为皇帝烧制。谁想要钧瓷必得是皇帝送出,这一“送”便是御赐,王公大臣皆以拥有钧瓷为荣。
相传宋徽宗甚爱一只钧瓷八宝龙柄执壶,被爱女茂德公主与驸马得见,非常喜欢,徽宗忍痛将其送于公主。后又朝思暮想,寝食不安,竟然不顾帝尊借故索回。
送了再要回,也算是皇帝自毁“金口玉言”的特例。

1

钧瓷的发祥地在神垕镇。
神垕人广交天下友,主要靠钧瓷。远近客人来了,走时总能带走几件钧瓷,其中很多是不掏钱的。这固是神垕人热情好客,也与“钧瓷就是一把泥”这种观念有关。后院大堆土,炉内火熊熊,总不能重了东西,薄了人情。
早年曾听一位烧钧瓷的老板说过,自己烧的瓷器,三分之一是送人的。“不舍得送,怎么卖出高价!”乍听着不顺,但这一“送”一“卖”之间,其实颇有学问。

经常有人说,到谁谁的厂里“拿”两件钧瓷去。窑主多也不反感这个,来了都是客,临走捎一件钧瓷是常事。遇到对的人,还会管饭,“管吃管拿”。相比起来,这种做法,就比南方瓷“厚道”的多。
一件件钧瓷从神垕走向全国,在神州大地窑变升华。
走进已故钧瓷泰斗晋佩章的晋家钧瓷艺术馆,大厅正中央竖着他一行手书: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归?这句话,正透出大师弘扬钧瓷、诚交天下的博大胸怀。烧出好瓷器,遇到缘主高价收藏固然不错。买卖即使未成,临行送上一件,也是情真意切。早期有幸“拿”过晋老钧瓷的有缘人,现在随着行情看涨,心情必然喜悦。

2

人们提起钧瓷,经常有个词与之关联:国礼。
国礼,是国家领导人送给外国元首的礼物,是传统礼品的最高形式。禹州钧瓷被选作国礼赠送外国政要,已有百件(种)之多。博鳌亚洲论坛、东盟博览会、APEC峰会、上合国际组织峰会,以及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外交往来,越来越多的选用钧瓷作国礼,钧瓷逐渐被贴上了“国礼”的标签。

在钧瓷国礼运作中,做出较大贡献的,当属大宋官窑(原荣昌钧瓷坊)。据董事长苗峰伟对媒体透露,他最早与博鳌论坛国礼结缘,也是一次巧合。
2003年,苗峰伟在其郑州的专卖店,遇到一位北京来的张先生,聊起钧瓷非常投机。苗峰伟送他两件钧瓷。这位张先生将之摆到家里显著位置。后被他的一位好友看到,也非常喜欢,欲向张先生索求。张先生却说,家里其他东西任挑,唯独钧瓷不能相送。

天公作美,这位好友恰是博鳌论坛秘书处的一位女官员。她在遗憾之余,更被钧瓷之美触动,遂向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举荐。经过一系列的努力,荣昌钧瓷(后更名大宋官窑)与博鳌亚洲论坛缔结国礼合作关系。此后连续十多年,被博鳌亚洲论坛选为国礼。
正是由于苗峰伟的慷慨相送,和张先生的婉拒不送,共同促成了一段钧瓷国礼的美好渊源。
所以,钧瓷的“送”,真是大有学问。不舍,不得,有舍必有得。

3

迎送之间,多见众生脸谱。
“黄金有价,钧无价”。以前钧瓷很多不标价,即使有标价,也是窑变独特之物,价格高得惊人。“无价”的东西送了人,这份情义,便也无价。
如同向大家求字画一样,最好的求是不张口,让主家自愿相赠。这层境界最美。

次之,看中心爱之物,张口相求。这便落了下乘。如若主人不给,必有缘由。或另换他物相送,也是合情合理。
再次之,看中东西,主人不愿给,也有死乞白脸非拿的。考虑朋友脸面,主人还会无奈的说,真喜欢就拿去。这种事,有一实在不可再二。
再再次之,主人未能割爱,求者耿耿于怀。曾记有一睚眦之辈,索一瓷而不得,出门后大放厥语:这货甚是小气!谁稀罕他那东西!不就是一把泥!
这类相交,自此可断也。

4

宁可相送,不能贱卖。
遇到意气相投的知音,送件钧瓷作为礼物,这是世故人情。若是谈到生意上,钧瓷大师报出价格,那是宁可不成交,也不会随意打折贱卖的。因为钧瓷具有窑变的特性,每件作品都自然天成,人力不可为,“天意不可违”,这冥冥之中,注定与缘份有关。一件珍品出世,既是作者的心血凝聚,也是最后拥有者的因缘使然。一个缘字,便与铜帛之事远离,使钧瓷更具有雅交之风。所以很多钧瓷大师都不太爱讲价,更不喜欢讨价还价之事。宁可相送,决不贱卖,成为钧瓷的“君子之风”。

十多年前,坪山钧窑钧瓷大师刘中玄烧出一件挂盘。盘上天然窑变的色斑,巧妙自然的勾勒出了一个大熊猫的脸庞和身体的轮廓,以及眼睛口鼻,整体活脱脱的一只憨态可掬的“国宝熊猫”,当时有一个外地的老板,慕名开车来到坪山钧窑观看这只国宝“熊猫”。看到实物后,立即提出用自己崭新的奥迪A100轿车相交换。这在十几年前,可是一笔不小的价值。但是由于该盘窑变太过传神,早已被坪山放入珍品室,作为镇馆之宝,非赠非卖。所以注定与这位老板无缘。
这位老板遗憾的走后,“坪山烧出了一件《国宝熊猫》,给辆奥迪都不换”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5

自古相交贵相知。高山流水,知音长存。
接受馈赠,感谢是人之常情。能以他物回馈,或能与人生意事业等方便的,尽可投桃报李。送者欢心,受者泰然,皆大欢喜。
某日一位大企老总,随朋友到神垕游玩。朋友带其到一家熟识的窑厂作客。临走,窑主出于情面,以钧瓷相赠。不料该总不懂欣赏,直接说:我不喜欢这个,家也没地儿放。

这下如同打脸。该窑主自然气忿,从此再也不轻易送人,“都说我东西主贵,就主贵着吧!”
又提到前文所言一“送”一“卖”的学问。有位窑主曾诙谐坦言,我的东西,不是家儿,相中哪件我偏不给他哪件。要哪个给哪个,东西就贱了。给一件是个情谊,不给那一件是留个想头。因为钧瓷无对,窑变无双,真是爱钧瓷的人,这个心会一直牵挂着,早晚有一天再来买走!
呵呵,这是不是一种情感交流和巧妙经营并存的智慧?

作者:边继伟,男,1976年出生,汉族,本科。供职于禹州坪山钧窑有限公司。河南省技术能手,钧瓷烧制技艺非遗传承人,河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,禹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禹州市第十二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,禹州市十三届政协委员。

合作官方:北京陶瓷艺术馆  钧瓷网

扫下图二维码进入征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