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首页 >钧瓷征文



【钧瓷征文】锦心巧手烧柴窑,丰型厚釉源宋朝 ——锦丰源钧窑柴烧钧瓷浅论

发布时间:2020-03-13     作者:管理员






火舌的流动,只为亲吻相知的伴侣;慢慢氧化的心,只为追寻釉色的足迹,还原最古朴的容颜;窑变凝重含蓄的美,才是内心深处最真的感动—–
她是一种可以穿透时间,滤清浮华,来自泥土与釉彩自身的纯粹之美,她是乱花渐入迷人眼里的一朵剔除脂粉的奇葩,等着人们用了然于心的目光,去惊叹她温润含蓄敦厚的美,亦如芙蓉一样才气内秀的女子耐看,让人觉得韵味层叠的美。


瑞泽四方 | 锦丰源钧窑作品

她就是柴烧钧瓷。时下,在钧瓷圈子中因为它的匠心独运而又浑然天成备受青睐。柴烧,一眼看上去,着实一种纯朴的美。至于掌中细细把玩,它肥厚的釉水越发温润光亮,更具韵味。她是朴素的,被现代人复烧后披上层层奢华的外衣之后,它的性质依然是朴素的。现代人们对炫丽奢华的追崇之后,更需要如山泉般的自然清纯之味!那是一份最原始的盼望!
锦丰源钧窑的孜孜以求中已经恢复了宋代柴烧钧瓷的烧成,以端庄大器的造型、含蓄凝重的釉色以及复古的开窑仪式受到广大钧瓷收藏家的珍爱。


双鱼方瓶 | 锦丰源钧窑作品

锦丰源柴烧钧瓷就像立体的画,采用独特的釉料与施釉方法,柴烧的釉画是立体状,色带和流纹似乎要从釉层中跳跃出来,形成油画般的立体感。由于柴之火焰绵长、恒定、升温速度慢,所发生窑变较稳定,加之火之灰烬可为釉料注入附加元素,因而釉面立体而细腻,就像精雕细琢的工笔画。有的色带横向流淌,形成高山刘霞的意境;有的色带纵向流淌,恰如七彩瀑布;有的色带呈放射状,仿佛节日礼花;有的流纹繁杂细密、红中闪绿,宛若春潮滚滚—-或是呈现了人物、山水、风景、动物意象,入目销魂、令人遐思。

虎头瓶 | 锦丰源钧窑作品

锦丰源钧窑柴烧钧瓷釉色真实自然、像自然界的景物,没有飘渺的虚幻色彩和贼光。崔松伟的柴烧作品多为深红,浑厚而古朴,细腻而真实,去掉了写意画的粗犷、磅礴、豪放不重细节。在莹润的釉色、晶亮的气泡的烘托下,釉画的艺术氛围更浓烈、更真实。


双羊尊 | 锦丰源钧窑作品

锦丰源钧窑柴烧钧瓷釉质醇厚,在釉料的浓度度、施釉方法上进行技艺创新,对足部作特殊处理,比如器物设计讲究对称呼应,一般采取撇足的方法,施到足部,可以阻挡釉水的流淌,使足部之釉也厚重起来,给人以厚重之感。釉色采用秘制的混合釉,结果烧制出釉质如同玛瑙、翡翠、宝石一样的效果,莹润而又乳浊、含蓄而又多彩的艺术魅力。
柴烧钧瓷是一门古老的艺术形式。柴烧,顾名思义,可以一言以蔽之来说,凡是利用薪柴为燃料烧成的陶瓷制品,都可称之为柴烧,作品可分上釉(底釉)与不上釉(自然釉)两大类,如宋朝天目碗及钧瓷釉,都是上釉的,日本的备前烧是不上釉的(取其自然落灰效果)。柴烧是一种古老的技艺,烧窑难度相当高。柴烧作品的成败取决于土、火、柴、窑之间的关系。


盘口瓶 | 锦丰源钧窑作品

就其制作流程来看,大致分为以下几个方面。
土:柴烧专用深层之陶土,经风化、雨润陶者自行调配,考量的是陶土耐热温度、柴窑属性、薪柴总类等;追求的是让土能产生一种温润、敦厚、沉稳内敛的柴烧之美。
火:柴烧窑的火,分氧化和还原两种方式。前期(1000度左右)为氧化火,起火缓慢,氧化充分,为后期还原奠定基础。后期(1300度左右)为一氧化碳还原,还原出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,谓之窑变。
柴:一般木材需静置约三至六个月以上(忌太潮湿),以利燃烧,其种类有栎树等坚实耐火的山杂木材为主。
窑:现代以双火膛窑炉为主,(宋代是双乳状柴烧窑)。仅以燃烧木材提供热能,一般烧窑需三天,期间需不眠不休轮班投柴,加柴的速度和方式、薪柴的种类、天候的状况、空气的进流量等细微因素,也不断地影响窑内作品的色泽变化。


虎头瓶 | 锦丰源钧窑作品

关于柴烧的历史演变,中国的制瓷史已经有数千年,历代的传承与发展也使人们对陶瓷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。
柴烧是一种古老的烧制方法,木材是烧窑最主要的燃料,烧制陶器时匣钵(笼盔)罩住瓷胎,将木灰与火隔离开,避免与之直接接触,使产品的釉色面貌保持一致,这样开窑时一种质朴、浑厚、古拙的美油然而生,这正是柴烧陶艺家们为它痴迷并投入身心去努力追求的原因所在。


观音瓶 | 锦丰源钧窑作品

柴烧的艺术性其一在于柴烧之美在于独立性和唯一性,每一件作品都经历了氧化、还原、落灰和窑变的焠炼,最终呈现出红、紫、青、白、蓝不同成色,且五彩渗化、气质内敛、形态鲜活、自然天成,充满了期待感和神秘性。柴烧本来就具有很高的机动性质,只要大原则掌握住,其他的呈现就视为随机性的效果,出现某些意外的精彩效果。这也是柴烧迷人的部分。出窑前任何人都没把握,总是有出乎意外的收获。


盘口瓶 | 锦丰源钧窑作品

其二在于柴烧,不仅是燃烧薪柴,更是人与窑的对话、火与土的共舞,运用最原始自然的方式结合而成美丽作品。作品表面可以感觉火焰流窜在坯体上所烙下的吻痕,整体呈现的是,粗犷自然的质感、朴拙敦厚的色泽、深沉内敛的古雅,带给创作者更多的惊喜和艺术享受,这也是气烧窑所不能及的。
大自然创造的艺术品是有神韵、有灵魂的……所以,每一件柴烧钧瓷都能读到一颗爱美的心。

 

作者:崔世豪

合作官方:北京陶瓷艺术馆 钧瓷网